新闻中心>动态信息
丢草绳阅读 阅读次数: 发布时间:2017-06-07 10:58
  丢草绳的作者是陈传荣,小时候,体弱多病的我,总要生上那么几天的疟疾。多少年来,我对夏天总怀有一种畏惧的情结。患了疟疾,多半是听之任之,家里没钱给我找医生。
  

 
  有一年夏天,我病得格外凶猛,时刻又拖得格外长,妈妈心急如焚,人明显地瘦弱了,双眼也红红的,大约是哭过了。
  
  后来,妈妈不知在何处探问到了一个“好办法”,说是让生疟疾的人,找一根草绳系在腰间,过上一夜后,第二天早上,将那根草绳解下丢在路口,假如有人从草绳旁通过,那么,这人就会带走草绳上的疟疾,丢草绳,而原来世疟疾的人也就会好了。 
  
  得到这么的“好办法”,妈妈并没有显露喜色,反而更加长吁短叹了:都是乡里乡亲的,让谁带去也不忍心呐!但看到我被疾病折磨得岌岌可危的姿态,妈妈毕竟仍是违着良知按那办法做了。 
  
  记住那天黑夜,妈妈一边给我系着草绳,一边还心思重重地说:“你这个病秧子,咋就这般累人!”我知道,妈妈之所以呵责我,其实是因为她的心里很对立。 
  
  一个不眠之夜往后。天色还没有彻底亮,妈妈就将我腰间的那根草绳解下,然后,趁着夜色,仓促地丢在了一条并不很远的乡下小路上。丢下草绳后妈妈便逃似的跑了回来。
  
  到家后妈妈还喘着粗气。过了好一会儿,妈妈才定下神来。她轻轻地安慰着我:“没事了,妈已为你丢了草绳……” 
  
  但是,十分不争气的是,尽管妈妈为我丢了草绳,丢草绳,但我的病却并没有因而好转,反倒烧得越来越凶猛了。这不由得使妈妈更加绝望和惊慌起来。
  
  一天,在我模模糊糊发着烧,无力地躺在床上的时分,街坊家有位叫“三姨”的来看望我。坐在床沿,三姨用手摸了摸我滚烫的脑门,疼爱地说:“这伢子,真是遭罪!”妈妈也就更加悲叹了,妈妈说:“在往日,生上几天也就好了,这趟都拖了这么多天,还没有见好的姿态,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!”然后,妈妈就开端抹起泪来。(丢草绳有删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