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>动态信息
玉玺不缘归日角的作者 阅读次数: 发布时间:2017-06-07 11:03
  玉玺不缘归日角出自是唐代李商隐的隋宫,原文是紫泉宫殿锁烟霞,欲取芜城作帝家。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。于今腐草无萤火,终古垂杨有暮鸦。
  

 
  地下若逢陈后主,岂宜重问后庭花。
  
  首联“紫泉宫廷锁烟霞,欲取芜城作帝家”点题。诗人把长安的宫廷和“烟霞”联系起来,描述它高耸绚丽,高耸入云。用“紫泉”替代长安,也是为了选择有颜色的字面与“烟霞”相衬托,然后烘托长安宫廷的宏伟绚丽,但是,如此高耸的宫廷,空锁于烟霞当中,而皇帝更情愿住在芜城。上句着一“锁”字,也突出了长安宫廷的宏伟。经此一垫,下句顺势而来。不居长安,另取江都,隋炀帝贪心享乐、随心所欲的赋性已隐约揭出。一写景,一叙事,一暗写,一明说,写法虽异,但都是环绕批评亡国之君这一主皆而唆使翰墨的。
  
  三、四句“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边”。诗人以虚拟的口气说:假如不是因为皇帝的玉印落到了李渊的手中,杨广不会以游幸江都为满意,他的锦帆,大约一向要飘到天边去吧。据史书记载:杨广不只开凿了二千余里的通济渠,屡次到江都去玩;还开凿了八百余里的江南河,“又拟通龙舟,置驿宫”,预备到杭州去玩,仅仅未成行算了。诗人从隋炀帝贪心游乐的很多史实中,信笔拈取他耽于乘舟出游这一典型案例,予以挖苦。用笔亦实亦虚,真假联系。说它“实”,是因为它是以前史故实和隋场帝贪心逸游的性格特征为根据的,所以虽然夸张其事,而终不失史实和人物性格之真;说它“虚”,是因为它揉入了诗人的艺术幻想,是经过错觉而发生出来的最高实在的假象。实际生活中,锦帆之游是绝不会远及天边的。艺术创作妙在“似与不似之间”,太似为媚世,不似为欺世。“玉玺”一联是深得此道的佳句。在修辞上,此联采用了上下连任、一气飞跃的流水对,使诗句呈现出圆熟流美的动态。(玉玺不缘归日角)